<td id="rpzza"><option id="rpzza"></option></td><pre id="rpzza"><ruby id="rpzza"></ruby></pre>
<p id="rpzza"></p>
  • <track id="rpzza"></track>

    <td id="rpzza"><noscript id="rpzza"></noscript></td>
      <pre id="rpzza"><strong id="rpzza"><menu id="rpzza"></menu></strong></pre>
    1. <acronym id="rpzza"></acronym>
      <pre id="rpzza"></pre>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所在位置 : 首頁 > 公司新聞
      靠什么拯救東北經濟?靠投資?靠國企?發布日期:2016-10-05 15:19:20  瀏覽:532次

      東北三省經濟增長持續在全國各省份排名中墊底,如何振興并拯救東北經濟,成為社會關切和決策重點之一。8月下旬國家發改委公布新一輪振興東北實施方案,透露將在東北地區實施127個重大項目和投資1.6萬億元等重要信息,外界高度關注并頗有憂慮。

      接近國家發改委的一位專家對《財經》記者表示,發改委等方面在制定實施方案過程中,針對東北的大部分重大投資項目就已經落地,今年一季度,國家對東北的投資就超過6000億元。與過去投資主要流向鋼鐵、煤炭、水泥等過剩產能行業不同,新一輪投資主要是針對基礎設施、重大公共性設施、民生設施等 “有效投資”。

      方案決定投資公共設施領域和民生領域,一方面是為了彌補較長時期以來,東北地區在基礎設施和民生投資的欠賬,增強與華北、華東等區域的快速通達能力,以此推動有潛力的新興產業;另一方面是為了發揮政府投資的引導和拉動作用,吸引更多的社會資本參與進來,讓社會投資逐步成為東北地區民生和基礎設施建設的主力。

      業界普遍認為,現在東北正面臨著“體制機制死板—經濟下行—人才流失—財政吃緊—社會保障無力—生育率下降—經濟下行”的生態怪圈,僅靠國家層面的大項目、大投資,靠財政和金融體系給國企輸血,并不能拯救東北。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副院長聶輝華認為,東北經濟下滑的原因,主要是長期的計劃經濟和國企思維,導致營商環境日趨惡化,國企民營都缺乏活力。上一輪國家振興東北也只是給錢給項目,并沒有改變整體營商環境。因此,東北再振興必須反思以往思路的成敗經驗,在制度創新上做文章。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主張在東北搞經濟特區,具體的辦法是,東北三省與廣東、浙江、江蘇三省分別展開對口合作,開辦特殊合作區,面積可以相當于一個地級市的范圍,主要沿用東南三省已有的經濟發展和市場經濟體制政策、規則,形成合理的利益共享、風險共擔機制。

      對于劉世錦等專家提出的在東北搞經濟合作特區,東北某央企的一位副總這樣分析,東北三省與廣東、浙江、江蘇三省的“空間跨度較大,而且東南也沒有那么大的產業轉移體量”。新一輪振興東北的突破口應該是擴大對外開放,尤其是國際產能合作上,“通過產能輸出去、引進來,吸引外資高端制造業在東北落戶”。比如,去年12月經國務院批復,在沈陽建設的中德沈陽裝備制造產業園,就是東北擴大對外開放的“一個很好的發展方向,既然德國人能看重東北,說明東北在制造業上還是具有相當的競爭優勢”。

      落戶沈陽的中德產業園區發展的,是智能制造、高端裝備、汽車制造、工業服務四大產業,到目前為止,已落戶35家來自德國、歐美等國的高端企業,總計各類項目204個。

      比如在機器人及智能裝備領域,匯能焊接工業機器人系統的集成項目已經投產,德國庫卡機器人應用研發示范中心、德國紐卡特工業機器人行星減速機等項目也已開工建設;在汽車及零部件制造領域,已經陸續有德國慕貝爾汽車懸掛彈簧、德國本特勒汽車懸架、西班牙海斯坦普汽車組件等20多個項目投產。

      避免重復投資

      中央啟動上一輪振興東北戰略是在2003年,根據國家發改委東北振興司統計,實施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戰略十年來(2003年-2012年),東北三省地區國內生產總值比2002年的1.14萬億元翻了兩番多,年均增長達12.7%,而同期全國平均增速為10.7%。上一輪振興東北戰略有力地推動了東北地區的十年快速發展。

      東北經濟出現斷崖式下跌是在2014年,到去年,黑龍江、吉林、遼寧三省的GDP增速分別為5.7%、6.5%、3%,是全國倒數第二、第四與第 一,全國14個GDP負增長地級市中有6個是在東北地區。今年上半年,黑吉遼三省的GDP增速分別為5.7%、6.7%和-1%,對比其他省份,東北三省的經濟增速依然不容樂觀。

      令人擔憂的是,經濟下滑的負面效應已經逐步傳導至社會領域。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有關東北經濟即將全 面崩潰,部分央企、國企陷于嚴重虧損困境、拖欠職工工資的報道已頻繁見諸報端。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龍煤集團下屬的雙鴨山煤礦發生的討薪事件更是引起了國內外媒體的廣泛關注。

      對于近兩年東北經濟增速的急劇下滑,現在國內專家們的看法較為統一,總結起來大致有三點:第 一,產業結構單一,過度依賴資源產業和依靠工業,尤其是重工業。傳統的資源型產業結構和粗放型經濟增長方式,使東北已經形成了較為單一的產業結構。第二,所有制結構單一,國有經濟占比過高。以官方公開數據來說,2014年東北三省國有企業資產占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總資產的比重平均為50%左右,而全國這一指標是在10%左右。在中國經濟從要素推動向效率驅動轉變的過程中,央企、國企的低效運轉直至導致經濟下滑。第三,年輕人口、優 秀人才凈流出。由于經濟寒流侵襲、市場環境惡化、平均工資增速緩慢等因素,東北持續出現大量的年輕人口凈流出,優 秀人才更是流向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

      在中央推進上一輪振興東北的進程中,從國家層面上曾出臺了一系列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的政策方案,像2004年國務院出臺的《關于實施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振興戰略的若干意見》、2005年出臺的《關于促進東北老工業基地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實施意見》、2009年出臺的《關于進一步實施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振興戰略的若干意見》,都對東北地區發展經濟給予了極大的政策傾斜。其外,國家財政也多次出手,用“輸血”方式推動東北發展,但從現在東北經濟出現嚴重的產能過剩矛盾來看,重復投資、有效投資不足、投資效應遞減等問題突出。

      前述接近國家發改委專家分析表示,從2003年到2014年,東北三省的固定資產投資年均增幅是在30%左右,固定資產投資占GDP的比重從30%上升到80%以上。在投資這把雙刃劍的作用下,東北三省和其他省份一樣,均被投資效應遞減、有效投資不足、杠桿率迅速攀升三大問題困擾。

      東北的問題要比其他地區更嚴重一些,首先從投資效應下降速度來看,單位固定資產所產出的GDP明顯下降,2014年只有1.07低于西部地區的1.12,東北是全國單位產出很低的區域。其次是從有效投資不足來看,大部分的固定資產投資流向了鋼鐵、煤炭、水泥、火電等過剩產業。東北地區產能利用率的持續下滑,三省都在全國倒數五名之中,大規模的投資并未促進生產可能性邊界的擴張,這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有效投資顯著不足。從杠桿率攀升程度來看,東北地區杠桿率不斷增加以此帶來的不良資產率也在攀升,現在黑龍江、吉林兩省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3.6%與3.68%,是全國平均水平的1.8倍。

      在經濟出現整體下滑、產能過剩日趨嚴重的同時,東北地區的經濟發展也出現了明顯的分化,從省級層面上看,吉林、黑龍江的發展速度要好一些,與全國的差距正在逐步縮小,而遼寧的經濟形勢相對嚴峻,增長曲線是一路下滑。

      在固定資產投資、工業增速、財政收入等方面,遼寧省都比吉林、黑龍江差了一大截。固定資產投資方面,去年東北三省固定資產投資完成總額為4萬億元,比2014年下降11.6%,其中遼寧省固定資產投資僅完成1.7萬億元,比2014年下降27.8%;工業增速方面,去年吉林和黑龍江分別增長5.3%和0.4%,而遼寧工業增加值是-12.7%;財政收入方面,去年東北三省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是4520.1億元,比2014年下降20.6%,而遼寧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是2125.6億元,比2014年下降33.4%。

      據前述接近國家發改委專家分析表示,目前,國家層面上對新一輪振興東北的政策已經明確,就是通過三年實施127個重大項目, 投資1.6萬億元,發揮公共領域投資和民生領域投資的引導效應、拉動效應,吸引更多的社會資本參與到新一輪振興東北當中。

      央企改革是核心

      中國東北振興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認為,國企改革是新一輪振興東北的關鍵所在,遼寧省社科院副院長梁啟東也表示,東北國企改革的核心是央企改革。

      央企的主要特點是塊頭大,占用社會資源比例大。在東北三省,央企無處不在,地位舉足輕重。統計數據顯示,現在東北總共有央企3180多家,總資產約4.6萬億元。在去年GDP增速排名末位的遼寧省,央企就有1751戶,占遼寧工業40%。吉林的工業主營業務收入90%來自央企,跟地方無關。

      東北的央企大都集中在過剩行業,像鋼鐵、水泥、煤炭、石油煉化等傳統支柱產業,有近一半的生產線都是停止工作的,如此嚴重的產能過剩情況在其他地區極為罕見。隨著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增加,央企經營狀況不斷惡化,到去年東北的央企已經整體上處于虧損的狀態,而其中不少央企都可以歸入“僵尸企業”之列,靠政府補貼勉強維持。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上半年曾在東北三省做過調查,發現“僵尸企業”的問題在東北尤為突出,僅在遼寧無資產、無生產、無償債能力的“三無僵尸國企”就高達830余家,而其中絕大部分又都是央企。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肖若石告訴《財經》記者,在東北這種采取重工業優先發展的戰略地區,普遍存在金融抑制問題,隨著央企僵尸化日益嚴重,這一問題更為突出。用大量的政府補貼和銀行貸款去維持“僵尸央企”,已經不是扭曲資源配置,而是在白白消耗資源。

      在東北長春、鞍山、大慶、遼陽等市,一個城市的經濟往往依賴一家央企,而且都是重工業,因此,在東北地區處置“僵尸企業”的難度要遠遠大于其他地區,主要是因為東北的“僵尸央企”尾大不掉。 東北的這些壟斷性央企,是當地的經濟支柱,并且承擔了大量的社會職能。國家投資往往是一個項目就是上百億元,對地方GDP有明顯的拉動作用,但是一旦這個央企衰落了,就是一個巨大的窟窿,想要關停并轉這些“僵尸央企”,將會付出較高的改革成本。

      2015年底東北主要城市沈陽、長春、大連、哈爾濱的房地產去化周期分別是18個月、15個月、29個月、28個月,是全國50個主要城市中去化周期相對較長的4個城市?梢哉f,東北三省是全國去產能、去庫存壓力相對大的區域。

      對于如何盡快化解鋼鐵、煤炭等行業的過剩產能,消化房地產庫存,肖若石分析表示,供給側改革是一個長期性的任務,“去產能、去庫存”不能一蹴而就。從現階段來看,東北地區“去產能、去庫存”已經取得了一些效果:從去產能看,去年大慶油田減產近150萬噸、鞍鋼減產276萬噸,東北兩大支柱產業的減產幅度均在該行業排名首位;從去庫存看,沈陽、長春等出臺了多項去庫存的刺激政策,現在東北幾座大城市的房地產去化周期已經有所下降。

      目前東北正在加快對國企改革的探索。遲福林近期提出建議,東北老工業基地應積極申報設立國企綜合改革試驗區,爭取盡快在國企改革的關鍵問題上有所突破。

      對于設立國企綜合改革試驗區的目的,遲福林表示,重點是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通過多種形式使社會資本、國外資本能夠參與國企改革,搞活國有企業;采取兼并重組、債務重組和破產清算等方式,讓“僵尸企業”盡快退出市場;在試驗區率先開展社保體制改革,探索社保稅改革試驗,解決東北地區養老金缺口問題;采取特殊措施盡快剝離企業辦社會、廠辦大集體等國企非主業,扔掉包袱輕裝前行。

      民間投資待加碼

      在當今中國,哪個地區民營經濟很活躍,哪個地區的經濟就很發達,這方面廣東、浙江等省就是很好的例證。

      今年全國范圍內的民間投資整體上都在大幅下滑,公開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廣東省固定資產投資總額增長13.5%,其中民間投資增速達到19.6%;但安徽、四川等中西部省份,民間投資增速卻滑落至6%左右,而東北地區滑落嚴重,其中遼寧民間投資是58.1%的負增長。

      在7月18日召開的各省市政府負責人促進社會投資健康發展工作會議上,針對上半年各地社會投資、尤其是民間投資的狀況,李克強總理表示,東部地區的社會投資、尤其是民間投資增速都不算低,但許多中西部地區、尤其是東北一些省份民間投資回落叫人揪心。

      就是在這次會議上,李克強總理強調,必須要發揮好財政資金“四兩撥千斤”的作用,充分釋放社會投資尤其是民間投資的巨大活力。

      前述接近國家發改委專家告訴《財經》記者,按照國務院部署,8月上旬,由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副主任何立峰帶隊,工信部、財政部、人社部、商務部、國資委等部門聯合對東北三省的經濟發展情況進行了調研,期間分別召開了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和民間投資座談會。

      據肖若石分析,從產業進入角度看,在東北老工業基地中重化工業大多具有資金密集的特征,進入壁壘很高,因此新生的民營企業很難從產業內部獨立地生長起來。正是由于這一原因,東北地區非公經濟、中小企業、新興產業、勞動密集型產業的發展很不充分,沒有形成產業集群和大中小企業融合發展的局面,經濟缺乏活力。

      長期以來,從國家層面到東北地方層面,政府在大力支持央企、國企發展的同時,東北地區的央企、國企對私營企業的擠出現象十分嚴重,大量的央企、國企,不僅壟斷了要素資源,還制約了東北地區整體的市場化改革步伐,使得東北地區的民營企業發展也嚴重滯后。從2003年到2015年間,東北地區進入“中國民企500強”的企業數量從18家減少到9家,而僅僅浙江去年就有超過百家的民營企業名列500強之列。

      聶輝華、梁啟東等專家均表示,民營經濟的發展也是新一輪東北再振興成敗的重要所在,僅僅依靠政府加大投資、依靠重振央企、國企,都不能真正實現東北經濟的持續發展和振興。

      肖若石提出的建議是,在推進東北央企、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同時,加快培育壯大民營經濟和外資企業,尤其是培育一批充滿活力的中小微企業,降低東北央企、國企的比重,盡快實現東北地區企業所有制結構的多元化。

      今年3月底,國家發改委、工信部、全國工商聯等部門聯手出臺了《關于推進東北地區民營經濟發展改革的指導意見》,確定經過五年左右時間,初步形成具有東北地區區域特色的民營經濟發展新模式,基本建立以“親”“清”為主要特征的新型政商關系,使民營企業的市場經營和投資環境顯著改善。

      探索跨境合作模式

      劉世錦、遲福林、梁啟東等專家在為新一輪振興東北獻計獻策中,都強調,東北作為老工業基地,擁有良好的工業技術人才與裝備制造業基礎,仍然有巨大的潛力可以挖掘。

      劉世錦提出,可以在東北搞東北三省與廣東、浙江、江蘇三省的經濟合作特區,借鑒已有的廣東省深圳市和汕尾市的合作模式,把東南三省的官員派往東北,基本沿用東南三省已有的經濟發展和市場經濟體制政策、規則,不斷優化東北的營商環境。

      遲福林也建議在東北建立經濟特別合作區,也是借鑒廣東深圳和汕尾的合作模式、合作經驗,通過引入市場機制,創新東北對外開放體制機制、政策和管理模式,與東北地區向北開放的廣闊空間相互融合,探索設立“遼滬特別合作區”、“吉浙特別合作區”、“黑蘇特別合作區”等,打造對外開放的新平臺。

      劉世錦、遲福林均提到的廣東省深汕特別合作區,是2011年設立的全國特別合作區,位于深圳向東60公里,地處惠州和汕尾的交界處,總面積468.3平方公里,是深圳市和汕尾市共同合作管理的地級市。雙方合作的基本方式是由深圳主導合作區的開發和建設,汕尾主導征地拆遷和社會事務。合作區著眼于承接深圳乃至珠三角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

      對于劉世錦、遲福林等專家提出的借鑒廣東深汕合作模式,在東北探索設立東北與沿海省份的經濟合作特區,前述接近國家發改委專家的看法是,現在東部地區需要轉移的主要是勞動密集型產業,而現在東北地區主要是資本密集型產業,兩方面的產業對接存在較大難度。對于西部缺乏產業基礎的區域,承接東部地區的產業轉移,產生的經濟帶動效應會更明顯一些,成本也會低一些,F在東北地區央企、國企產能嚴重過剩,國內的產業空間梯度轉移辦法救不了東北。好的途徑是盡快融入、參與“一帶一路”建設,讓東北的產能走出去,把國外先進的產能引進來。

      國家信息中心上半年完成了一份振興東北經濟的調研報告,其中對于東北的對外開放,明確提出,應該重點借助“一帶一路”東風,加大力度培育外向型經濟。

      現在恰逢“一帶一路”規劃,將東北三省定位為向北開放的窗口,明確提出要加強東北三省與俄遠東地區綠海聯運合作,構建北京—莫斯科歐亞高速運輸走廊。這表明東北地區的對外開放首次納入了國家戰略層面,東北對外開放不僅僅局限于東北亞地區,開放的輻射半徑甚至可以經中俄高速運輸走廊直達歐洲市場腹地,對外開放的廣度和深度進一步加強。

      吉林省在不斷加強長吉圖經濟走廊的建設,長吉圖走廊一旦打通,東北的貨物便通過圖們江周邊港口直接進入日本海,這將大大縮短運輸距離,進一步提升東北地區東北亞區域間開放合作的層次與水平。

      久久久久久
      <td id="rpzza"><option id="rpzza"></option></td><pre id="rpzza"><ruby id="rpzza"></ruby></pre>
      <p id="rpzza"></p>
    2. <track id="rpzza"></track>

      <td id="rpzza"><noscript id="rpzza"></noscript></td>
        <pre id="rpzza"><strong id="rpzza"><menu id="rpzza"></menu></strong></pre>
      1. <acronym id="rpzza"></acronym>
        <pre id="rpzza"></pre>